主页 > 法律在线 >
摊位就是我的书桌(组图)
发布日期:2021-09-14 05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早上三四点钟出门到批发市场进货,直到晚上八九点钟农贸市场关门才能回来,因此对于这些在市场摆摊的外来人员和他们的孩子来说,家只是他们一个短暂睡觉的地方。更多的时间里,他们都是以市场为家的。市场是凌乱的,摊贩们的生活是艰辛的,但活跃在市场里的外来娃们却依然能找到属于他们的快乐,甚至市场里的一些犄角旮旯也能成为他们撒欢的“乐园”。在这里,孩子们玩的最多的游戏就是“警察抓小偷”。在买菜的人群里,他们像鲜活的小泥鳅一样钻来钻去地穿梭疯跑。至于谁的腿上被划开了一道口子,谁的头上被撞起了一个包,谁摔倒在地上碰起了一块淤青这样的“意外”,市场里的家长们一般都不会放在心上的,因为这样的小伤小碰他们早已司空见惯,散落在市场里的孩子们从小就野惯了。家长们最担心的,还是孩子跑出市场、“脱离”视线后的安全问题。

  “我和她爸爸都吓呆了,扔下摊儿也不管了,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发疯似的到处乱撞,找到孩子后她爸爸气得把她好一顿打……”说起孩子的安全问题,来自济宁的经历了一次又一次“惊恐”的水果摊主苏大姐至今心有余悸。十年前她五岁的大女儿偷偷跑到了市场外玩耍,结果在横穿一条马路时被一辆汽车撞倒在地。今年夏天的一个晚上,苏大姐的二女儿又突然从市场上“消失”了,市场很多好心的摊贩都帮着他们到处找孩子,从晚上七点一直找到十点多,最后还差点惊动了110。如今,市场上所有的孩子都不约而同地默守着这样一个不成文土规矩:绝对不可以离开父母的视线,每隔半小时必须回到爸妈的摊前露个脸报个到。采访中记者看到,即使孩子们在玩最投入的“警察抓小偷”游戏时,也不时会有孩子败兴地丢下自己所扮演的角色,气喘吁吁地跑回到摊前向家长“报个平安”。托管费用很“头沉” 赚钱只够维持生活顾不上孩子

  大连路农贸市场周边破旧阴暗、狭小逼仄的老楼里,散落着市场孩子们的“家”。他们的家一般都很小,小的只能放下一张双人床和一张饭桌,以及陈旧的电视、衣柜、液化气灶等简单的生活必需品。小星芸的家也在大连路上,离农贸市场大约五六百米的距离。小姑娘不知道如何介绍自己的家,一路上她不断向记者强调着同样一句话:“我们家有两张床。 ”除此以外,她说不出家里还有什么重要的物件。小星芸的家紧邻着一个垃圾回收站,黑暗的老楼里,朝北的只有20来平米的房子被隔成两间,两张床,一张长桌,一台冰箱已经将这间出租屋塞得满满当当。 “房子太挤巴了,实在没有地方能再给她塞下张学习的小桌子了,在市场虽然也没有桌子,但是毕竟我们都在旁边,看着也放心。 ”星芸的妈妈说道。

  房租600元,市场摊位费600元左右,上初中的大女儿生活费800元左右,小女儿星芸花费600元左右……小星芸的妈妈掰着指头算自家每月的开支。“每个月我们一家四口再怎么节省也得三四千块钱,澳门彩有哪些网站,这两年生意又不好,每个月的收入只能够勉强维持日常生活开支的,真是难为孩子了! ”妈妈说她不是不想将女儿送到附近的托管班,但附近托管班每月四五百元的收费让他们很头沉,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了托管的念头。

  “我想去托管班,我有同学在那里,在那可以学唱歌、画画,还有老师辅导写作业……”听到妈妈的话后,闷着头一声不吭的小星芸在一旁低声嘟囔着什么,懂事的孩子理解妈妈的苦处,她不愿也不敢轻易将自己的真实想法表达出来,虽然只有七岁,但她已深深地知道,这个在一般城市孩子眼里看起来很简单的愿望,在她心里就变成了一个遥远而无法触及的奢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