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时尚新闻 >
花城花农:年年岁岁花相似今朝只叹价不同
发布日期:2021-07-10 05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21年的第一个月,荔湾海北再现十里桃花胜境,阡陌纵横的西浦花田里朵朵粉红绽放,这是海北花农一年一度的收获之季。在老广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“北有石马,南有海北”,荔湾海北的桃花在广州桃花种植界一直占据着半壁江山。

  海北西浦村民杜垣辉种植桃花30余年,与村里的20多户桃花农共同深耕一方土地。桃花种植是海北的经济支柱,往年此时,正是村民们订单接到手软的时候,每到春节前,杜垣辉会将上千株桃花供应广州各大花市,卖花的收入足以让大伙儿过个好年。

  近日,杜垣辉和乡亲们正为一则消息犯愁,广州宣布取消2021年传统迎春花市,上千株长势喜人的春桃不再是一棵棵“摇钱树”,杜垣辉蹲在花田里心中打鼓。对于花农来说,花市停办的消息来得有些突然。

  事实上,自去年起,在疫情影响下,花农们便开始感知市场温度的变化。不仅海北,在增城、白云等种植基地,花农同样受到不同程度影响,鲜花价格波动起伏,如今,销售渠道也在缩减能不能撑过今年?杜垣辉说,眼下的春节就是一道关键的“坎儿”。

  春去春又来,正是一年购花旺季。“老广”张小姐特意从海珠来到荔湾海北买桃花,“这棵180元的一年龄桃树,比去年便宜了80多块,很值了。”杜垣辉一边告诉张小姐,一边蹲在地上将整棵桃树砍下来。他接着说,今年,在产量和质量不变的情况下,桃树价格普遍下跌了三分之一,预估花农的平均损失达几十万。

  这是张小姐第一次来种植地买花,往年,社区里的花店便可以满足她购买年花的需求,今年,她是专程来的。“从电视上得知花农的困境后,我和老公就决定开车来这里,这也是我第一次过年买桃花。”张小姐望着眼前一人高的桃树,好花正娇俏。她感受到了来种植地买花的好处:“选择多了,这样体量的植物还是要亲自来看一看才能定下来。”临走之时,杜垣辉将桃树抬到了张小姐的车上。

  整一个下午,四五个家庭都是看到媒体报道后专程来找杜垣辉的。“大家知道花市停办了,加之又体谅我们,特意来海北捧场。”杜垣辉告诉记者,西浦村不少村民都是以种植桃花为业,这行也成为了村里的经济支柱。十余年前,西浦村将集体用地划分给部分村民,由于海北土质多为纯黑土,且含沙量少,便沿袭着多年种植桃花的传统。

  桃花市场向来不愁销路,即便花市停办,西浦村民们对土地里出品的花儿也信心十足。“海北桃花花期长、花型大、花色艳,只要品质好市场都认可。”杜垣辉透露,村民们担心的就是价格问题,卖不出好价钱,明年是不是还能种这么多?这仍有待春节期间的市场给出答案。

  事实上,种植桃花并非西浦村最重要的收入来源,就在这片桃源隔壁,一片片种植棚靠近马路沿线修建,棚内,笔直的发财树连成一片,西浦村另外的收入便来自这些温室大棚的租金。据悉,桃花地多由当地村民经营,而大棚则多数出租给了外地花农。

  河南人李志德十年前跟随老乡一起来到西浦村种植发财树,去年以来,是他做花农遇到的最困难时期。发财树寓意吉祥,也可做年花销售,每年春节李志德把种好的货物送至粤港澳大湾区各城市花市,尽管每盆净利润仅3-5元,然而,庞大的需求量、广阔的销售渠道依然可以带给李家一个丰收年。花市停办对李志德有影响,他摊一摊手看似轻松地说:“损失个20来万吧。”李志德心里明白,与鲜切花相比,发财树的情况并不算最糟的。

  “发财树一年四季均可销售,花期长,不像一些鲜切花就指望着春节这段时间。”李志德透露,为了降低库存,他已经将今年的产量下调一半,约共减少几十万收入。另一方面,种植成本却丝毫不减。除去春节外,李志德如今就想着快点熬过这个冬季,等待春暖花开时,他便可以把怕寒的发财树运至北方销售了。

  荔湾海北不是唯一的“痛点”。花农们经常在粤港澳大湾区跑货,大家知道同行的日子都差不多,上中下游各有各的难。市场的需求在一层层递减,最麻烦的还是在源头。在广州,无论增城、白云、从化等种植农场,最终的绝大部分交易依旧在芳村进行。这里有全国最大的花卉集散地——岭南花卉市场,还有花博园、波园路等一众花卉集散点。

  花农叶伟文在白云区钟落谭镇竹料种植绣球与玫瑰,因不直接供应花市,春节对他的销量影响不算大。然而,他的主要客户均在芳村,依然身处花卉市场普遍收紧的大环境。盆花价格较以往跌了近三分之一,索性得益于广州市民的购花习惯,因而尚且不愁销量。目前,叶伟文种植的15万盆花已卖出12万盆,留下3万多盆留给即将到来的春节市场。

  作为疫情下依旧坚挺的大型鲜花市场,岭南花卉市场也面临重重压力。“从前,市场日均客流在45万人左右,在实施防控措施后,每日最高接待量为1.2万人,流量问题影响了招商。”广州市花卉行业协会副会长陈宗翔介绍,在得知广州迎春花市停办后,市场也在想方设法帮助花农、花商们拓展渠道。

  好花迎客亦嫣然。自今年1月15日以来,往来白云国际机场的旅客或在T1、T2出发厅内邂逅了一盆盆娇艳的兰花,来自岭南花卉市场的蝴蝶兰、马蹄莲等年销花纷纷入驻,为候机厅增添了缕缕清幽的花香。结合白云机场每年的“花街”,岭南花卉市场积极扩展合作,以线下展示线上下单的方式在机场设置年销花展销平台,感兴趣的人可以当场扫码,即进入岭南花卉市场线上销售平台下单。

  “机场是流量旺地,年花是花城特产,将市场的花卉带入机场,一方面借助交通优势将广州特产带去四面八方,另一方面也可以为线上销售平台做地推,增加销售渠道减轻花农、花商负担。”广州我爱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张福昆介绍,这是岭南花卉市场首次入驻机场,得益于2020年9月搭建完成的线上销售平台。不仅如此,岭南花卉市场还将鲜花插进了钱大妈连锁店里,目前,整个广东省的钱大妈门店都在销售岭南花卉市场的鲜切花。

  今年,广州迎春花市停办,岭南花卉市场自觉承担起部分花市功能。近日,市场方面特别花了3天时间将一块空地装扮成了“迎春卖场”。迎春卖场为盆花花农开辟了一片新天地,将给予消费者不同的体验感。陈宗翔介绍,事实上,迎春花市开办与否对花农、花商们的影响不大,疫情之下,受影响最大的当属境外市场,往年,港澳、东南亚等地花商早就发来订单,今年,由于人员流动问题,失去了很多境外订单。

  众所周知,今年花农不好过。“有些农场是以贷款来维持经营的,如果销量再上不去,恐怕就做不下去了。今年,中小企业的贷款利率降低了,对于花农来说是一件不幸中的幸事。”陈宗翔说。此外,2020年底,香港蓝月亮免费料。广州市发布《2021-2023年广州市政策性农业保险实施方案》,大大增加了农户的风险保障,弥补了部分农户因不可抗力导致的生产损失。

  通过增设线下渠道有效补充了鲜花的销路,然而就目前看来,对成交量帮助最大的仍以线上平台为主。前不久,广东地区年桔滞销,各地政府通过大力扶持直播带货,很快便清空了年桔的库存,年桔价格也由8元涨到了20元。电子商务的效果立竿见影,特别是在疫情期间,自2020年9月起,岭南花卉市场开通“岭南花市线上交易平台”,全面启动互联网销售模式。至今,该平台已有400多家花商入驻,每日成交率达80%。

  “平台开通后月交易额增速在30%-50%左右,自去年9月至今,生意越做越大,从开始的几十万增至现在每月1000多万。去年12月,共有7000多用户在线上下单。”张福昆说,以这样的速度来看,今年线亿目标交易额有望实现。

  线上平台虽与线下的商业模式不同,凭借的却都是广州这座全球商贸之都的流量优势。通过采取集中配送的方式,花卉市场将每次鲜花的运输成本控制在15元,比商家自提货物减少了十倍,大幅降低了下游渠道商的提货成本。为此,张福昆请来专业运营团队负责鲜花的统一包装、配送,目前,花卉市场物流公司已陆续开通7条配送线路,每条线路约负责百余家花店,未来,张福昆将把物流线条。

  “需求可以通过便捷的服务创造出来。”张福昆坚信,只要服务跟得上,客户群增加只是时间的问题,目前,其物流公司共服务2万多家实体花店,主要分布在粤港澳大湾区。集中配送的商业模式需要深耕流通环节,而这正是岭南花卉市场的独特优势。由花农、花商自发集合形成的专业市场,产生了规模效益下的竞价体系和行业规则。张福昆几年前便看准了“流量”的价值,如今,他抽取交易额中的10%作为佣金,通过统一质检、统一标准、统一打包配送,将更加严格的“岭南标准”平移至线上全国市场,形成了略带差异化的市场服务体系。

  “线上主要以服务和低成本的价格吸引花商入驻,传统的线下交易并没有被取代,因为线下不需要即时现金结算,可以帮助花农、花商缓解资金周转问题。”张福昆认为,新商业模式理应兼顾全产业链需求,他希望先将交易量做大,通过线上平台辅助线下市场做大产业数据,未来便可作为依据辅助上游精准生产。

  因农业生产的不确定性使然,“订单农业”始终未能在市场成形,花农无法在播撒种子的那一刻就开始预售,进而从前端减轻投资压力。考虑到昆明产区+广州产区的交易额约为每年130亿元,张福昆希望未来线亿元规模,形成精准的产业数据库,以此指导花农制定种植计划,为他们预测市场的真实需求。

  回到当下,疫情下的市场令花农们尝到了雾里看花的滋味,如今,不少花农已提前踏上返乡的列车。